• <menu id="igwim"><strong id="igwim"></strong></menu>
  • <menu id="igwim"><strong id="igwim"></strong></menu>
  • 用戶名:
    密碼:
    當前位置:圖書頻道 > 綜合其他 > 五魁 > 第 2 章 默認章節
    第1節 二

    八月的太陽十分明亮,山路上刮著悠悠的風,風前的鳥皺著亂毛地叫,五魁覺得一切很美,平生第一次喜歡起眼前起伏連綿的山和山頂上如繩糾纏的小路。如果有寬敞的官道,花轎抬了,或者彩馬騎了,五魁最多也是抬嫁妝的一個。五魁幾乎要唱一唱,但一張嘴,咧著白生生的牙笑了。麻臉陪娘走近來很焦急地看著他,又折身后去打開了陪箱的黃銅鎖子,取出了里邊的核桃和棗子分給后生們吃。這些吃物原本準備給接嫁人路上吃的,但通常是由接嫁人自己動手,現在則由陪娘來招待,大家就知道麻臉人的意思了。“天是不早了呢!”陪娘說。“誤不了夜里入洞房的!焙笊鷤兯;ㄗ,“瞧這天氣多好!”

    “好天氣……”

    “哪還怕了土匪?”

    “哪里怕了土匪!”陪娘不愿說不吉祥的話,“你們

    可以歇著,五魁才要累死了!”

    “五魁才累不死的!”

    五魁想的,真的累不死。他就覺得好笑了。這些后生是在嫉妒著他哩。當五魁一次一次做馱夫的差事,他們是使盡了嘲弄的,現在卻羨慕不已了。他不知道背上的女人這陣在想著什么,一路上未聽到說一句話。五魁沒有真正實際地待過女人,揣猜不出昨日的中午,在娘家的院子里被人用絲線絞著額上的汗毛開臉,這女人是何等的心情,在這一步近于一步地去做婦人的路上又在想了什么呢?隔著薄薄的衣服,五魁能感覺到女人的心在跳著,知道這女人是有心計的人,多少女人在一路上要么偶爾地笑笑,要么一路地啼哭,她卻全然沒有。她一定也像陪娘一樣著急吧,或者她是很會懂得自己的美麗,明白這些后生的心意,只是不言破罷了。不言破這才是會做女人的女人。好吧,五魁想,那不妨就急急她。她急著,陪娘急著,雞公寨外的山口上等待著新人的柳家少爺更讓急著去吧。老實坦誠的五魁這一時也有一種戲謔的得意,若這么慢慢騰騰地走下去,一個晌午女人不能吃喝和解手,使她因水火無情的緣故而憋得難受,于他和他的同類將是又怎么開心的事呢?一個將要在柳家的土炕上生活的婦人,五魁對于她的美的愛憐而生出了自己的童身孤體的悲哀,就有了說不清的一種報復的念頭了。有了這一念頭的五魁,立即又被自己的另一種思想消滅了:誰讓自己是一個窮光蛋呢,不要說自己不能有這樣的美人,連一個稍有人樣的女人也不曾有,即使能得到這女人,有好吃的供她嗎?有好穿的供她嗎?什么馬配什么鞍,什么樹招什么鳥,這都是命運安定的。五麗,明白這些后生的心意,只是不言破罷了。

    不言破這才是會做女人的女人。好吧,五魁想,那不妨就急急她。她急著,陪娘急著,雞公寨外的山口上等待著新人的柳家少爺更讓急著去吧。老實坦誠的五魁這一時也有一種戲謔的得意,若這么慢慢騰騰地走下去,一個晌午女人不能吃喝和解手,使她因水火無情的緣故而憋得難受,于他和他的同類將是又怎么開心的事呢?一個將要在柳家的土炕上生活的婦人,五魁對于她的美的愛憐而生出了自己的童身孤體的悲哀,就有了說不清的一種報復的念頭了。

    有了這一念頭的五魁,立即又被自己的另一種思想消滅了:誰讓自己是一個窮光蛋呢,不要說自己不能有這樣的美人,連一個稍有人樣的女人也不曾有,即使能得到這女人,有好吃的供她嗎?有好穿的供她嗎?什么馬配什么鞍,什么樹招什么鳥,這都是命運安定的。五魁,馱背一回這女人,已經是福分了,是滿足了!于是,五魁對于后生們沒休沒止的磨蹭有不滿了。

    “歇過了,快趕路吧!”他說。

    后生們卻在和陪娘耍嘴兒,他們雖然愛戀著那個可人,但新娘的麗質使他們只能喜悅和興奮,而這種麗質又使他們逼退了那一份輕狂和妄膽,只是拿半老徐娘的陪娘作樂。他們說陪娘的漂亮,拔了坡上的野花讓她插在鬢角。五魁扭頭瞧著快活了的麻臉陪娘也樂了。是的,陪娘在以往的冷遇里受到了后生們的夸耀忘記了自己的本色,如此標致的新人偏要這個麻臉做她的陪娘,分明是新人以丑襯美的心計所在了;蛟S,這并不是新人的用意,而她實在是美不可言,才使陪娘的臉如此地不光潔嗎?五魁覺得自己太幸福了,他離開了石頭,兀自背著新人立在那里,看太陽的光下他與背上的人影子疊合,盼望著她能說一句:這樣你會累的。新人沒說。但他知道她心里會說的,他的之所以自討苦吃,是要新人在以后的長長的日月里更能記憶著一個背馱過她的人。天確實是不早了,但后生們仍在拖延著時間,似乎要待到如銅盆的太陽哐嚓一聲墜下山去才肯接嫁到家,戲弄了陪娘之后,又用木棒將勾連的狗子從中間抬過來,竟抬到五魁的面前,取笑著抹了朱砂紅臉的五魁,來偷窺五魁背上的人面桃花了。

    天確實是不早了,但后生們仍在拖延著時間,似乎要待到如銅盆的太陽哐嚓一聲墜下山去才肯接嫁到家戲弄了陪娘之后,又用木棒將勾連的狗子從中間抬過來,竟抬到五魁的面前,取笑著抹了朱砂紅臉的五魁,來偷窺五魁背上的人面桃花了。五魁無奈扭身,背了新人碎步急走。

    這一幕背上的女人其實也看到了。一臉羞怯,假裝盯眼在前面的五魁頭頂的發旋上了。互魁感覺到發旋部癢癢的。在一背起女人上路,他的發旋部就不正常,先是害怕雖然洗凈了頭,可會有虱子從衣領里爬上去嗎?即使不會有虱子,而那個發旋并不是單旋,是雙旋,男的雙旋拆房賣磚,女人會怎樣看待自己呢?到后來,發旋部有悠悠的風,不知是自己緊張的靈魂如煙一樣從那里出了竅去,還是女人鼻息的微微熱氣,或者,是女人在輕輕為他吹拂了,她是會看見自己頭上濕漉漉的汗水,不能貿然地動手來揩,便來為他送股涼風的吧。這般想著的五魁,幻覺起自己真成了一匹良馬,只被主人用手撫了一下鬃毛,便抖開四蹄翻碟般地奔馳。后邊的后生果然再不磨蹭,背了嫁妝快步追上,嗩吶吹奏得更是熱烈。五魁還是走得飛快,腳步彈軟若簧,在一起一躍中感受了女人也在背上起躍,兩顆隱在衣服內的胖奶子正抵著他的后背,騰騰地將熱量傳遞過來了。草叢里的螞蚱紛紛從路邊飛濺開去,卻有一只蜜蜂緊追著他們。

    “蜂,蜂!”女人突然地低聲叫了。

    蜜蜂正落在了五魁的發旋上。

    聽見女人的說話,五魁也放了大膽,并不騰出手來攆趕飛蟲,喘著氣說:“它是為你的香氣來的。”但蜜蜂狠狠蜇了他,發旋部火辣辣的立時暴起一個包來。“五魁,蜇了包了!你疼嗎?”“不疼!”五魁說。女人終于手指在口里蘸了唾沫涂在五魁的旋包上。五魁永遠要感激著那只蜜蜂了。蜜蜂是為女人的香氣而來的,女人卻把最好的香液涂抹在了自己的頭上!

    對于一個下人,一個接嫁的馱夫,她竟會有這般疼愛之心,這就是對五魁的獎賞,也使五魁消失了活人的自卑,同時產生了一種可怕的邪念,倒希望在這路上突然地出現一群青面獠牙的土匪,他就再不必把這女人背到柳家去。就是背回柳家,也是為了逃避土匪而讓他拐彎幾條溝幾面坡,走千山萬水,直待他馱她馱夠了,累得快要死去了。

    是心之所想的結果,還是命中而定的緣分,茍子坪

    距雞公寨僅剩下十五里的山道上,果然從亂草中跳出七八條白衣白褲的莽漢橫在前面,麻臉陪娘尖錐錐叫起來:“白風寨!”白風寨遠雞公寨六十里,原是一個下河人云集的大鎮落。二十年前,從深山里遷來了一對夫婦,婦人年紀已邁,丈夫很精神,所帶的四個孩子到了鎮落,默默地開墾著山林中的幾塊洼田生活著。這丈夫的脾氣十分暴躁,經常嚴厲地毆打他的孩子,竟有一次三個孩子炒吃了做種子的黃豆,即用了吆牛的皮鞭抽打,皮鞭也一截一截抽斷了。做母親的聞訊趕來,突然破口大罵道:“你就這么狠心嗎?他們是我的兒子,你也是我的兒子,你在他們面前逞什么威風?!”那丈夫聽了婦人的話,立即呆了,遂即大聲狂叫起來,一頭撞死在栗子樹上。消息傳開,人們得知了這一對夫婦原是母子,他們就憤起來。這婦人為自己的失言而后悔,也為著自己的失去婦德和母德,雖然她當年在深山這樣做是出于為了能與野獸和陰雨荊棘搏斗而生存下來的需要,但她還是被雙腿縛上了一扇石磨,而脖子套上了繩索掛在栗子樹干上。

    二十年后的一天,白風寨便有了一個年輕的梟雄唐景,他打敗了官家,以此安營扎寨,演出了許多英武的故事。外邊的世界里都在傳說著這個梟雄正是往昔的婦人的最小兒子,他在別的村莊別的山寨是提起來令人毛骨悚然的人物,但在白風寨卻大受擁戴,他并不騷擾這個寨以及寨之四周十數里地的所轄區的任何人家,而任何官家任何別的匪家卻不能動了這地區的一棵草或一塊石頭。雖然也娶下了一位美貌的夫人,但他的服飾從來都是白的,也強令著他的部下以及那個夫人也四季著白色的衣褲。為了滿足寨主的歡喜,居住在這個寨中的山民都崇尚起白色。于是,遭受了騷擾的別的地方的人一見著一身著白的人就如撞見瘟神,最后連崇尚白色的白風寨的山民也被視為十惡不赦的匪類了。

    麻臉的陪娘看得一點沒錯,攔道的正是白風寨的人,他們不是寨中的山民,實實在在是唐景的部下。原本在山的另一條路口要截襲縣城官家運往州城的稅糧,但消息不確,苦等了一日未見蹤影,氣急敗壞地撤下來議論著白風寨近期的運氣不佳全是殞了壓寨夫人所致,痛惜著美貌的夫人什么都長得好,就是鼻梁上有一顆痣壞了她的聲名。為什么平日蕩秋千她能蕩得與梁齊平而未失手,偏在七月十六日寨主的生日,那么多人聚集在大場上賽秋千,她竟要爭那個第一呢?為什么在蕩到與梁欲平的時候,眾人一哇聲叫好,她的寬大的絲綢褲子就斷了系帶脫溜下來,使在場的人都看見了不該看到的部位呢?寨主從不忌諱自己的殺人搶劫,當他把大批的糧食衣物分給寨中山民時告訴說這是我們應該有的,甚至會從褡褳中掏出一顆血淋淋的人頭講明這是官府×××或豪富×××,但他卻是不能允許在他的轄地有什么違了人倫的事體。他揚起槍來一個脆響擊中了秋千上的夫人,血在藍天上灑開,幾乎把白云都要染紅,美貌的夫人就從秋千上掉下來。他第一個走近去,將她的褲子為她穿好,系緊了褲帶,再脫下自己的外衣再一次覆蓋了夫人的下體后,因慣性還在擺動的秋千踏板磕中了他的后腦勺。現在,他們停下來,擋住了去路,或許是心情不好而聽到歡樂的嗩吶而覺憤怒,或許是看見了接親的隊伍抬背了花花綠綠的豐富的嫁妝而生出貪婪,他們決定要逞威風了。此一時的山峁,因地殼的變動巖石裸露把層次豎起,形成一塊一塊零亂的黑點,云霧彌漫在山之溝壑,只將細路經過的這個瘦硬峁梁襯得像射過的一道光線。接親的隊列自是亂了,但仍強裝叫喊:“大天白日搶劫嗎?這可是雞公寨的柳掌柜家的!”攔道者聽了,臉上露出笑容來,幾乎是很瀟灑地坐下來,脫下鞋倒其中的墊腳沙石了,有一個便以手做小動作向接親人招呼,食指一勾一勾地,說:“過來,過來呀,讓我聽聽柳家的源頭有多大的?”

    接親的人沒有過去,卻還在說:“雞公寨的八條溝都是柳家的,掌柜的小舅子在州城有官座的,今日柳家少爺成親,大爺們是不是也去坐坐席面!”那人說:“柳家是大掌柜那就好了,我們沒工夫去坐席,可想這一點嫁妝柳家是不稀罕的吧?!”后生們徹底是慌了,他們拿眼睛脧視四周,峁梁之外,坡陡巖仄,下意識地摸摸腦袋,將背負的箱、柜被褥、枕頭都放下來,準備作鳥獸散了。麻臉的陪娘卻是勇敢的女流,立即抓掉了頭上的野花,一把土抹臟了臉,走過去跪下了:“大爺,這枚戒指全是赤金,送給大爺,大爺抬開腿放我們過去吧!”

    陪娘伸著右手的中指,中指上有閃光的金屬。那人就走過來欲卸下戒指,但一扭頭,正是藏在五魁背后的新娘探出來瞧陪娘的戒指,四目對視,新娘自然是低眼縮伏在了五魁的背后,那人就笑了。陪娘說:“大爺,這可是一兩重的真貨,嫁妝并不值錢的,只求圖個吉祥!那人說:“可惜了,可惜了!”陪娘說:“只要大爺放過我們,這點小意思,權當讓大爺們喝杯水酒了!”

    那人卻說:“這么好的雌兒倒讓柳家的消用,有錢就可以有好女人嗎?你家少爺能,我們白風寨也是能的!彼炫まD頭去對散坐的同伙說,“瞧見那雌兒了嗎?好個人才,與其讓做財東婆真不如做了咱們的壓寨夫人哩!”

    同伙在這一時里都興奮得跳起來。陪娘立即站起,“這使不得,這使不得!”雙手揮舞,似要抵擋了。那人抽刀來掃,一道白光在陪娘的面前閃過,便見一件東西飛起來,陪娘定睛看時,東西已被賊人接住,是半截指頭和指頭上的戒指,才發現自己中指已失,齊楞楞一個白碴,就昏死地上了。那人叫道:“都聽著,這新娘還是新娘,但已是我們的壓寨夫人!柳家是大掌柜,他少不得被我們抄家殺頭,這女人與其做少奶奶短命倒不如做壓寨夫人長長久久!”

    五魁不待那人說完,擰身就往東路跑,跑到一塊大石后,拐腳鉆入一塊茅草地,不顧一切地往峁溝竄去,已經嚇得木木呆呆的新娘此一刻里雙腳雙手只摟著五魁如纏樹藤蘿;挪粨衤返奈蹇蛔〉匾柭柹碜,將越背越下沉的女人在聳中向上挪送,每一聳就摔下一把汗豆子。再后就雙手反摟在后,勒緊了女人的腰,說“我要滾了!”已是刺猬一般從一個斜坎滾下去,荊棘茅草就碾平了一道。滾到坎下,前面就是一條河了,河面上架一棵朽柳樹的橋,深水漩著無數的渦兒,看去如一排排鉚釘。五魁仰頭往山上看,看不到峁梁,卻想,若立即踏橋過河,山峁上必是能看得見的了,就用嘴努努左側的一處鷹嘴窩巖,說:“那里有一個洞,藏在那里鬼也尋不著了!”要站起來,卻發現自己還倒在草窩里,女人的雙手還勒著自己的脖子,女人的雙腳也彎過來絞住了自己的腰,五魁就馱著女人拱身要站起來,但幾次拱不起。女人終于說:“讓我下來!”一句話使驚魂失魄的五魁知道現在是安全地帶了,便慶幸起自己的勇敢和機智,同時松弛了的腦袋里閃動的許多思緒,啊啊,一個菩薩般的女人現在與自己是很親近的了!且不說她到了柳家做少奶奶是五魁不能正眼看的,即使她還在茍子坪做女兒,比五魁更魁偉的也更有錢的男人能挨著她一個指頭嗎?而如今她手腳糾纏地在自己身上合二為一,她是把一切的一切都依賴著他了!他看見了自己下巴下十指交叉著的白手有一處流著血,就后悔滾坡下來的時候沒有保護得了被荊棘的劃撕,那一只腳上,繡花的紅鞋也快要掉了,如果真要被樹枝掛走了,一個女人赤著一只腳,女人的難堪會使自己怎樣的負疚呢!他騰出一只手來,將她的小鞋穿好,這一動作蠻有心勁,渾身的血管就汩汩跳,但表現得似乎毫無別的心思的樣子。女人竟也如小孩一樣并不配合,軟軟的,讓他穿了許久。

    女人說:“五魁,你救了我,你好行哩!”這樣的一句話,使五魁無限地激動,一拱身就站起來了!巴练宋乙姷枚嗔,跑得過我的他娘還沒生下哩!”


    最新書評 查看所有書評
    發表書評 查看所有書評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在厨房被C到高潮
  • <menu id="igwim"><strong id="igwim"></strong></menu>
  • <menu id="igwim"><strong id="igwim"></strong></menu>